东城区
城市
区县
热门城市
北京
上海
天津
南京
杭州
合肥
济南
长沙
广州
深圳
成都
选择城市
A A
B B
C C
D D
E E
F F
G G
H H
I I
J J
K K
L L
M M
N N
O O
P P
Q Q
R R
S S
T T
U U
V V
W W
X X
Y Y
Z Z
热门区县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东丽区
西青区
津南区
北辰区
武清区
宝坻区
宁河县
静海县
蓟县
选择区县
省份
城市/区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黑龙江
吉林
辽宁
山东
内蒙古
江苏
安徽
山西
陕西
甘肃
浙江
江西
湖北
湖南
贵州
四川
云南
新疆
宁夏
青海
西藏
广西
广东
福建
海南
台湾
香港
澳门
未知
咨询我
李在珂 专职律师
刑事辩护 其他犯罪 暴力犯罪 职务犯罪 经济犯罪 枪支犯罪

昏醉抢劫的实行行为

11 5 2023-09-20 18:07
抢劫罪刑法规定
第二百六十三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 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ー)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持枪抢劫的;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二款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六十九条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八十九条聚众“打砸抢”,致人仿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毁坏或者抢走公私财物的,除判令退赔外,对首要分子,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抢劫罪罪名定义
抢劫罪是指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劫取公私财物的犯罪行为。这里的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必须达到压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
抢劫罪客体有哪些
本罪的客体是复杂客体,既包括公私财产的所有权,也包括被害人的人身权利,与其他普通的侵犯财产罪不同,抢劫罪不但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而且因其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强制手段也侵害了被害人的人身权利,所以抢劫罪的处罚较其他普通的侵犯财产罪更重。抢劫罪的犯罪对象是特定的,抢劫动产是抢劫罪的罪普遍的表现形式,但是学界主流观点认为抢劫财产性利益也可以构成抢劫罪,但是一般认为抢劫不动产的不能构成抢劫罪。
十抢劫罪案件辩护词推荐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湖北安格律师事务所受被告人李方亲属的委托,指派肖小勇律师担任李方等涉嫌抢劫案被告人李方的辩护律师。在接受委托后,我会见了被告人,对案件经过进行了仔细讯问,并认真研读了起诉书、案卷等相关法律文书,根据本案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现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方具有以下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请合议庭裁量时予以考虑。一、被告人李方积极坦白并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方在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其行为符合“坦白从宽”的刑事处罚政策,在被羁押期间能积极协助侦查部门查清案件事实,并深刻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愿意接受处罚,改过自新,认罪悔罪态度积极,具有酌定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犯罪情节。二、被告人李方在本起抢劫案件中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免除处罚。根据我国刑法第27条第一款的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方是本起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从犯,即次要的实行犯。对此认定,辩护人的辩护理由如下:第一,从起因来看,被告人李方不是本起抢劫案件的提议者。第二,从实行行为看,李方不是本案行为的直接实行者。根据同案犯被告人杨顺彪和丁继红、李方的供述,本案的犯罪过程是十分清楚的。本次犯罪过程的策划安排,威胁行为的实施和事后财物的分配,都是由杨顺彪及丁继红一手组织、实行的。被告人李方在本案中只是一个跟随者,没有直接实行抢劫行为。第三,从犯罪收益的分配情况来看,李方在共同犯罪中地位甚轻。首先取得赃款不是本案被告人李方,分赃的也不是李方,李方在该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十分低下。综上,辩护人认为李方应当为从犯,根据刑法第27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免除处罚。三、被告人李方是初犯,且主观恶性不大,具有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被告人李方没有受过刑事处罚与行政处罚。李方以前系武汉长江轮船公司职工,后因企业效益下滑而下岗。李方走向社会后,其走上犯罪道路有交友不慎与法制观念淡薄等因素,系初犯。参与抢劫的目的,只是想获得一些零用钱,满足个人的虚荣心,其主观恶性较小。通过司法机关的帮助与教育,被告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深感痛心与后悔,多次表示愿意认罪悔罪,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四、本案2008年7月7日李方的行为不构成抢劫,也不构成抢劫未遂。2008年7月7日三被告人乘坐司机王龙俊驾驶的出租车,但均未实施抢劫行为,不符合刑法第263条的规定,抢劫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财物的所有人、保管人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将公私财物抢走的行为”的规定,既没有使用暴力或胁迫,更没有当场使用暴力或胁迫,更没有强行将受害人财物抢走的行为。同时根据证人王龙俊的证言,王龙俊也未表明李方等人的实施了抢劫,或准备实施抢劫。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6条规定: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没有其它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所以该行为应当不构成抢劫罪。同时抢劫未遂的观点也不能成立。既使是抢劫行为,李方等人的行为也属于抢劫犯罪过程中的预备行为,不属于抢劫罪的着手实行。犯罪分子是否着手实行犯罪,是区分预备犯与未遂犯的重要标志。依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抢劫罪是“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行为。其中的“暴力”、“胁迫”和强制劫取,都属于法定的实行行为。只要实施了其中一种行为,就应当与视为抢劫行为的着手。本案杨顺彪、丁继红等人乘车、下车等行为,尚不属于抢劫罪的实行行为,仍属于犯罪的预备行为。他们虽然进入了犯罪现场,逼近了犯罪对象,但由于受到他人的制止,而没有对犯罪对象实施暴力、胁迫或者强行劫取其财物,并且连一句威胁的话也没说。所以,我们认为李方等人2008年7月7日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不应追究刑事责任。退一步讲,既使抢劫行为成立,也系犯罪预备而非犯罪未遂。同时根据刑法的规定,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综上所述根据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以及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刑事法律政策,辩护人恳请法庭本着教育为主、处罚为辅、积极挽救的原则,本着改造犯罪分子与预防犯罪的刑罚目的,结合被告人李方在本案中的具体情况,能够减轻对李方的处罚,让他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考虑并予以采纳。谢谢。

查看全部

意见反馈商务合作侵权投诉

Copyright 2005-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5944号-12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846号